《中国国门时报》:一起聆听植物絮语——北京检验检疫局“植物实验室开放日”活动纪实

代表在查看截获物标本

各位代表在标本室参观

 

  德国神秘主义学者雅各布·波墨提出了“万物的签名”理论,即世界上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每一颗果实和每一棵树的设计当中,都隐藏着改变人类的线索。对神奇植物的探索,催生了一批批优秀植物探险学家。我们承认万物有灵且美,但也不得不认识到植物在世界范围内跨地区传播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近年来,随着我国出入境人员增多,外来植物入侵风险不断增加。下面让我们一起走进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以下简称“北京国检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植物实验室,近距离了解那些危险又神秘的外来植物。

  窗台上摆满多肉植物,大大小小的花盆数十个,下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上面。看到这样一幅岁月静好的画面,笔者有些不解,“这些看起来跟普通家养多肉差不多啊,都是被截获的外来植物?”工作人员笑着说:“差别可大了,比如这棵就是龟甲牡丹,原产地在北美,是属于禁止国际贸易的珍稀濒危物种,这些都是在邮寄入境时被截获的。”

  9月19日,北京国检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植物实验室开放日”现场,参观人员从工作人员讲解中,了解了那些看似普通的外来植物背后的故事。

  现场直击

  “这都是什么种子”“这标本怎么做出来的”“这种花叫什么名字,从哪里邮寄过来被截获的”“电脑显示器上的这是什么虫子”“现在实验人员拿着花瓣在做什么”“有没有专门针对转基因的检测”……“植物实验室开放日”现场,7名来自北京市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高校知名专家一边参观一边好奇地提问。

  植物实验室主任高文娜戴着耳麦耐心地一一解答。“近些年,入境邮件越来越多,而一些禁止进境物就夹杂在这些邮件中,我们查验的难度越来越大。”高文娜介绍道,像比较常见的长寿花,国内品种株高花小,国外品种株小花大,可能就有人因为观赏效果邮寄入境,但这可能对生态安全造成一些潜在的危害,虽然一直在强调,但这一点儿好多人意识不到。

  据统计,2017年1-8月,北京国检局在进出境植物及产品中检出检疫性有害生物546次/6种,检出一般性有害生物1640次/175种。这些有害生物在进境货物、旅客携带物、邮寄物中均有截获。看着眼前这个窗明几净安静得“与世无争”的植物实验室,很难与统计中那一连串震撼的数字联系起来,更难想象这震撼的截获成果是由仅十余名的技术人员完成的。

  刚走进三楼的一间实验室,一名正在操作显微镜的技术人员便热情邀请大家“可以过去看一下”。实验似乎并未受到参观人员的影响,他介绍道:“看看这个虫子,这是在入境的一批菩提中发现的,是象甲虫的一种。”

  高文娜补充道:“这是我们肉眼能看得见的虫子,还有一些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可以看一下这边高倍显微镜下的线虫。”电脑显示器上一条白色的、长长的虫子赫然在目,“大家看到的这种线虫叫松材线虫,它正是造成南京梧桐、黄山迎客松大量死亡的罪魁祸首,是近些年重点检疫的对象,国务院曾专门发布通知要进一步加强松材线虫病预防和除治工作,可见线虫虽小,危害却大。”线虫通常借由木材入境,除了对进境木材进行重点检疫之外,还需格外注意货物木质包装,尤其要注意那些没有IPPC标识(国际木质包装检疫措施标准)的木质包装。

  除了截获的花花草草和奇怪的虫子,植物实验室的转基因检测也引起参观人员的极大兴趣。“这些年大家都比较关注转基因,也都非常好奇我们是怎么检测国外转基因产品的,我们来看一下这边的检测设备,比如这就是美国进口设备7900型实时荧光定量PCR,我们共有四大检测平台,检测设备和方法一直与国际接轨。”高文娜又指着实验室走廊上的介绍版继续说道,“我们的转基因检测包括大豆及其制品、玉米及其制品、水稻及其制品、油菜、马铃薯、小麦、木瓜等,只要是转基因的,我们都可以把它检测出来。”

  声名远播

  植物实验室是北京国检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九大专业检测实验室之一,承担着北京地区进出境植物及其产品有害生物检测和植物繁殖材料及产品转基因成分检测工作,开展进出境牧草、林木、花卉等品质检测,同时对珍贵植物物种资源进行鉴定和保护,并肩负着有害生物除害处理、监测等工作,是“国家植物繁殖材料检疫重点实验室”“质检总局植物检疫区域性中心实验室(北京)”,2006年12月被批准为博士后工作站,是中国农业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实践教学基地。植物实验室还通过了CNAS认可和CNCA计量认证,现有381项检测项目获得认可,是CNAS能力验证提供者,组织和参加能力验证与实验室间比对48项。植物实验室利用先进的检测方法和技术手段,在守护国门生物安全和促进绿色产业质量提升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植物实验室标本间陈列着各类标本,最早可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这些标本沉淀了岁月,见证着几代检验检疫人不断的努力。“这个就是美国小麦的标本,当时是在美国小麦中检测出了矮腥黑穗病菌,这种病菌是我国一类检疫性有害生物,当时我们正在跟美国进行小麦贸易的谈判,检测出这种病菌为我们争夺了谈判的主动权。”高文娜说。行走在植物实验室走廊,还可以看到两侧张贴着的诸多为我国在国际谈判中争取主动权的案例。植物实验室有害生物检测不仅及时阻止了有害生物的入侵,也成为影响国际关系的重要一环。

  植物实验室紧邻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巨大的机场客流量让这里的检疫任务异常繁重,有害生物的截获也曾多次引发国内关注。2006年植物实验室在输华的荷兰花卉种球球茎中检出南芥菜花叶病毒,南芥菜花叶病毒属于二类检疫性有害生物,极易传播、蔓延,质检总局因此发布警示通报,要求各口岸强化此类货物的检疫监管。此外,这里还曾在国内首次检出仙人掌粉蚧等多种有害生物。

  “这就是被截获的箭毒蛙,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物种之一,1克毒液可致1.5万人死亡。”“箭毒蛙不属于动物吗,为什么会在植物实验室呢?”在另一间实验室,人们表示非常疑惑。高文娜解释道:“随着新物种不断增多,以及国内民众对各类新奇宠物的推崇,植物实验室承担的职能也在变化,必须适应这些国内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生物,在这里也要提醒民众不要擅自邮寄具有危险性的生物。”

  建言献策

  2017年9月是第40个全国“质量月”,本届活动主题是“大力提升质量 建设质量强国”。北京国检局围绕质量提升、质量宣传、质量整治、质量技术基础协同服务和群众性质量活动5个方面,精心推出17个专项行动助力全国“质量月”活动深入开展。“植物实验室开放日”作为北京国检局“质量月”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质量提升、质量宣传和群众性质量活动等多个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7名来自北京市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和高校知名专家完成参观后,围绕如何将植物实验室开放活动做得更好,结合自身行业属性与北京国检局的相关负责人深入开展了研讨,提出了建设性建议。

  北京市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王立嵘建言:“安全关乎生存,质量促进发展。口岸部门承担宣传检验检疫知识的重要职责,建议要在社会广泛宣传入境禁止携带物,尤其是有害物种对我国农业和环境的危害。此外,要加强专业队伍和专家力量的投入。”

  北京市人大代表元晓梅表示:“实验室的检验检测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开放日活动有益于社会大众关注外来物种入侵,加强进口食品、消费品的质量安全管理。建议加大对实验室的投入,进一步增加检测设备和提升实验室环境。”

  北京市政协委员顾九如强调:“建议对国外的牛、猪内脏等非法入境行为加大打击力度。一些来自南亚、中东的调料要明确是否需要检验检疫,建议检验检疫部门加强宣传,让社会了解检验检疫。”

  北京市政协委员刘宝平指出:“要保护我国物种的多样性,建立我们自己的生物体系。在保护过程中,要预防为先,强调技术和财政投入,加大对农业科技的扶持力度。还应从国民综合素质的培养、部门力量加强、全社会呼吁和支持角度做好国门安全防范。”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廖万金教授建议:“关注未列入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名录的潜在危害植物,例如热带南美洲、非洲等入侵我国的植物物种很难治理,应提前做好预警,分析入侵风险,做好等级评估。预防比防治更重要,这就体现出检验检疫在口岸把关的重要性。”

  北京日报社会新闻部主任李学梅补充:“从宣传角度来讲,目前缺乏重头、宏观的全景式新闻报道,要加大宣传力度。实验室开放日对公众的吸引力很大,可以选取公众感兴趣的话题,开放跟老百姓密切相关的实验室,尝试举办‘海选实验室助理’等活动。”

  北京国检局副局长徐福华表示,该局以抓质量、保安全、促发展为己任,在首都国门做好技术执法保障,防止疫病疫情传入传出,应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保护本国经济利益。

  据了解,北京国检局在“质量月”活动期间组织了多项活动,“进口食品安全放心工程”,有力守护首都百姓舌尖上的安全;新版质量管理体系标准宣传,引导企业持续提升质量管理水平;密切跟踪、评议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助力出口企业产品质量升级;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我国国内部分检验检测机构实施能力验证,促进检验检测服务质量提升;做好国产仪器设备验评,培育国内检测实体经济发展;与企业开展共建标准、促进企业标准升级为行业标准,加快创新成果产业化、市场化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