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李倞平同志在北京市机关第三届青年技能大赛中获演讲比赛二等奖

  2017年8月28日,北京市机关第三届青年技能大赛总结表彰会暨青年风采展示在国家大剧院隆重举行,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李倞平从来自全市57个单位的179名青年中脱颖而出,获得主题演讲比赛二等奖,她以《我们邮检有担当》为主题,用平实的语言讲述了青年检验检疫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努力在各自的领域创先争优、在各自的岗位创业成才的故事,展现了国检人员爱岗敬业、拼搏进取的精神风貌。此外,该局的蔡虹同志获得微信H5制作比赛优秀奖。

  据悉,北京市机关第三届青年技能大赛以“青春建功十三五 共绘首都新蓝图”为主题,面向北京市机关各单位35岁以下青年干部,开展“奋斗的青春最美丽”为主题的演讲比赛,共有来自全市57个单位的179名青年讲述了机关青年爱岗敬业、拼搏进取的故事;开展“我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同行”为主题的微信H5制作比赛,共有44个单位171个作品参赛,展现了机关青年建设城市副中心、融入城市副中心的决心。

  现将李倞平同志演讲稿原文刊出,供大家交流学习。


我们邮检有担当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很感谢组织给我这次机会,在这里给大家讲讲我这个检疫小兵所看过和经历过的国检故事。

  我来自北京检验检疫局邮件办,从事邮检工作已有四年,四年里,我经历着邮办的成立、成长,也一路感受着我们邮检人毫不动摇的担当。

  说到我们邮检,它不是大宗货物检疫,也很少涉及人命关天的恶性传染病什么的,好像并不重要,  可在我看来,我们邮检工作责任重大!记得总局领导来邮件办调研时说过,北京的邮检工作责任重大,邮包里的一只虫子都有可能飞进中南海!一旦有害生物逃逸到国内,轻则影响国内同类生物的生态安全,重则影响我国整体生态环境,我们的收成,关乎首都甚至全国的生态安全。所以,守好邮路口岸就是我们邮检人的责任和担当。

  可这口岸的查验条件,不得不说,真是差。暴土扬尘,机器轰鸣,夏天热的汗碱摞汗碱,冬天冻的手脚生冻疮,每天要开拆上百个邮包,动辄十几二十几公斤的箱子一天搬几个来回都是常事儿,人少活多,只能女的当男的使,男的当牲口使,党员比较光荣,可以直接升级当牲口,不分男女,所以我们邮办的查验科特别强大,全当牲口用,因为只有俩女的,都是党员。最怕逢年过节的时候,一天四五万件邮包,从早忙到晚,连着一个月腰都直不起来,晚上睡觉得垫个腰垫儿,真担心年纪轻轻就得个腰间盘突出啥的。可身为党员,没啥说的,就一句话“带头吃苦带头冲呗!”反正入行这四年多,一路这么冲过来,也习惯了。

  还记得四年前的9月,我刚入职一个多月,领导告诉我说,咱们从邮件里截获了一大批蜘蛛,小李你是学昆虫的,能不能鉴定一下?我说我试试吧。之后的一个星期,我泡在实验室没怎么出来,查资料做分类,鉴定出95头共计11个种的蜘蛛,其中三种是IUCN红色名录里的物种。那时候,我还不能完全理解邮检的意义,但却感受到了守卫国门的喜悦。

  三年前,3月8日,妇女节,本想着下午能享受一下作为女同志的权利,休息半天,却在中午的时候突然接报说一批邮包放射性超标,由于事态严重,我跟着全体同事一起加班到半夜2点多才妥善处置好这批邮包,回家的路上,看着满天星斗,突然觉得很满足,因为我知道,我们消灭了一次核辐射超标的风险,保护了很多人,感觉自己做了一次无名英雄。

  两年前的3月,已经工作快两年的我,不再是新兵蛋子的心理,有了一点工作经验和查验技巧,对每天扣些奶酪肉肠的工作也开始有些麻木。就在这种平凡平淡的日子里,我发现一箱寄自台湾的邮包申报模糊,凭着晃起来手感,我隐约觉得这箱子不是善茬儿,里面有“宝”,开箱后果然发现里面是16只金龟,其中白纹大角金龟和海神大兜虫是全国邮政口岸首次截获。那时候,我意识到,我们的工作不仅仅是在守护国民的食品健康安全,还在守护着全世界的生物物种安全。

  去年6月,我们终于摆脱了邮包山里翻箱子这种“小米加步枪”的老旧查验方式,走进了“一机双屏” 的查验模式新时代。9月9日,我发现一件邮包在x光机下的图像很可疑,开拆后发现里面是小青蛙,汇报给领导时,处长说不能大意,于是第一时间送到中科院去鉴定,结果是黄带箭毒蛙,全国邮政口岸首次截获物种,剧毒,濒危。

  2016年4月15日,我在寄自波兰的邮包中再次截获箭毒蛙,分别是钴蓝、黄金和火焰箭毒蛙,共计3种,10头,种类数和种次数在全国邮检中均创纪录,但我却并不像第一次截获箭毒蛙的时候那么兴奋,反而心情沉重,因为箭毒蛙属于剧毒生物,其中黄金箭毒蛙的1克蛙毒就可以毒死15000人,一旦入境并在自然界扩散,对生态环境和人民健康的威胁极高。央视等各大媒体先后报道这件事,让我特别激动,不是因为我出名了,而是因为检验检疫出名了,有更多的人能了解检验检疫的相关法律,能从源头上降低这些有害生物入境的风险。

  四年过来,我经历过邮办三个办公点之间风雨里来回跑的日子,也经历过因为大雪堵车,被困在两个查验场之间几小时的悲凉时刻,电商监管业务刚开展时,查验场在李桥,没公交没地铁,安排我去,我没二话,截获活蛇时,不知道里面什么状态有没有毒,我开拆截留封存一套业务流程不打哏儿,不含糊。刚入职时,我判断不好哪些东西该扣哪些不该扣,就把1712号公告和名录释义存在手机里,有空就翻出来看,直到完全记住为止;刚出现新型宠物热时,那么多箱子不知道哪个里面有虫有动物,我就把所有蜘蛛蟑螂的箱子翻过来调过去的看,研究他们的包装特点,甚至记住蟑螂包装盒的特殊臭味儿,直到看见包装箱,一看一摇一闻就能大概判断出里面有没有“宝贝”;刚开始用x光机时,我不认识那些图像,就把截获物重新过机,图像保存下来,一遍遍比对找技巧。因为我知道自己不聪明,要在工作上达到专业水准,只能多干多学多练多实践。我不爱过苦日子,也怕被毒蛇咬,但我知道作为党员,必须做政治上的明白人、经济上的清白人、作风上的带头人,作为邮检人,必须凭着扎实的业务能力和对工作的责任心,守好这道口岸,保障首都国际邮路安全。

  凭着这份信念,过去的四年中,我们截获了大量禁止邮寄入境物,包括蜘蛛、蜚蠊、蜈蚣、蝎子等各种动物;龟甲牡丹、猪笼草、五针松、八仙花等各类植物;海参、人参、奶酪、水果、胎盘素等各类动植物产品及特殊物品更是数不过来。央视等各大媒体先后报道邮件办的事迹,大大提升了北京国检局的社会形象,北京局的邮检工作也在系统中从队尾跃至前茅,2015年综合排名全系统第三;我个人也获得了“优秀公务员”及“青年岗位能手”的称号。有人说这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却说:相比这些荣誉,我更愿意看到的是更多的人了解邮检,了解检验检疫。

  因为我们的工作太重要,也太默默无闻,没有知道我们的努力对他们生活的意义,除了那些被扣了货物、骂我们的人,也很难在短期内看见生物安全、生态安全因你我的工作而有怎样的保障,但一旦因为把关不严对生态环境、国民健康造成了影响,便立刻有人站出来指责我们,就算这影响不会立刻显现,但五年、十年、五十年之后,若是因为邮寄入境的有害生物造成疫情泛滥,我仍会不安、自责,甚至死不瞑目。所以,我们要坚守,要坚持。不为名、利,也不求能看见有人对我们竖起大拇指,只因我们守护的是国家的生态安全,是国民的健康安全,是首都的国际邮路安全,只因这是我们的责任,所以我们必须担当。我坚信,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站好这班岗,扛起这份担当,我们终将铸成口岸上的钢铁长城,我们检验检疫终将成为历史上不可忘却的英雄!